智慧生活 智汇动态 新品谍报 解决方案 智能家居 智能+高端访谈 智能产品 名仕专访 人物采访 智慧V视讯

小米科技王川:传统和互联网的关系

刘阳 刘阳 321天前 / 来源:好居网 / 阅读 :

【好居网】3月9日下午,2016年中国家电发展高峰论坛于上海卓美亚喜马拉雅酒店第六度开谈论道。与前五届颇为具象的论坛主题有所不同,第六届

【好居网】3月9日下午,2016年中国家电发展高峰论坛于上海卓美亚喜马拉雅酒店第六度“开谈”论道。与前五届颇为具象的论坛主题有所不同,第六届中国家电发展高峰论坛邀请业内外知名学者、企业家、从业人员共同“倾听中国制造的声音”,并围绕中国制造面临的困惑和未来展开对话。好居网作为本次活动的战略合作媒体,全程报道本次活动的盛况。

小米科技的联合创始人王川出席并发表了以“传统和互联网的关系”为主题的演讲,以下是他的讲话内容:

感谢中国家电协会请我来跟大家分享一下。其实我是很犹豫的,因为小米是一个刚刚成立五年的创业的小公司,而且小米进入家电行业大概只有两年多的时间,所以我觉得谈不上经验。但是刚才听京东的闫总讲得特别好,我觉得闫总也是出身于家电行业,但是对互联网的思维,理解还是很深刻的。所以我在想,可能作为我们一个互联网企业,怎么去看家电行业,我们在过去两年做了一些摸索,也做了一些实践,跟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我大概五年前在北四环见到了一个十几人的小公司,当时在一个不到一百平米的办公室里,一个很小的公司。这是我目前投资回报率最高的一笔投资,大概回报了两千倍。在五年多的时间里,这个小公司取得了我们自己觉得很不可思议的成长,这个成长说实话,我们自己也没有想到。小米手机在2015年,我们还是在中国市场第一,各家的统计机构的专业统计,我们是中国市场第一。同时我们也有很多新的产品,包括充电宝、手环、耳机、空气净化器,目前是在中国市场第一,甚至是在世界市场第一。

我们也得到了国际的很多主流媒体的高度关注,包括雷总也入选了财富杂志的五十大杰出领袖,时代周刊评为中国手机之王,时代周刊评选一百位最有影响力的人,也有很多的关注。我个人觉得我们最骄傲的一个报道是干货的一个报道,就是美国的一家殿堂级的科技杂志做了一个封面文章,雷总的封面文章,题目叫It's time to copy China。十几年前我去国外的时候,感到第一是到处都是made in China的产品,但是made in China在国外不被大家尊重。大家对made in China的理解是质劣价廉。所以我们在做小米的时候,我们在想,我们能不能做一家有尊严的公司。我觉得公司的尊严是产品,就是我们能不能做出让中国人感到骄傲、老外肃然起敬的产品。所以在过去五年中,我们一直在这么做。这个其实我们认为,是小米成功的核心原因。

我们在去年提出一个S概念,新国货,就是新的made in China。虽然是去年提出来,但是创业的时候就已经讲出来了,只是去年才敢在公开场合去做,我们希望做新国货,我们也希望有更多的厂家,中国的制造业厂家,能够跟我们一起做新国货,真正能够让这个产品,让老外肃然起敬。我觉得刚才讲的杂志的报道,实际上是我们真正希望能够得到的。

新国货是什么?我自己总结了两个词,就是极致和厚道,这是小米新国货的核心实质。什么是极致?我们认为极致是超预期,极致不是最好的,极致是超预期。我们其实在四个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希望实践这个极致。在这里我们有包括创新,包括科技,包括设计,包括品质。在四个方向我们在过去的五年做了很多的努力,希望能够真正把产品做到极致。我结合我管理的一些业务,讲几个小例子。

第一是创新,我们在2012年11月份发布了小米盒子,这个发布以后创造了一个新的产品品类,就是盒子市场。盒子这个名字是我跟雷总当时有好多个名字让我们选,后来雷总说就简单叫盒子得了。所以我们就叫了小米盒子,之后所有的互联网的机顶盒都叫盒子了。

我们当时设计了智能的电视的交互界面,当时做盒子的时候,我们当时想的是要进一步做电视,所以当时设计了交互界面。这个交互界面今天看所有的电视厂家都用了这个交互界面。我今天去家电卖场,感觉所有的电视的界面都是我们当时小米设计的界面。我们当时还设计了一个11键的电视遥控器。这个遥控器不光是键很少,因为当时市场上所有的电视遥控器,传统的电视遥控器都是40多键甚至100多键,非常多。我们做智能电视的时候面对的问题是,智能电视的功能比传统电视多很多、复杂很多,但是用户根本没法用。当时用户的开机率是非常低的,所以我们当时设计了一个11键的遥控器,而且可以盲操作,在黑暗的环境中不用去看,靠手感就可以操作这个遥控器。我当时跟大家提了一个要求,我说我们一定要做到3岁孩子到80岁老太太能用智能电视。当时我闺女3岁,所以我就拿她做测试,是她用不了的我们都推倒重新来。所以这个遥控器推出以后我看今天也是,各个厂家的遥控器也变成了我们类似的遥控器。

去年我们推出了小米电视3,分体电视,推出以后也得到了巨大的关注,也有很多厂家在跟风,这个是山寨小米电视,也是做了分体的。所以我们其实在产品上,我们还是做了很多创新。

第二个,我们在科技上的努力,因为小米本质上是个高科技公司,我不展开讲我们擅长的部分,比如我们在软件在互联网服务等等方面的一些技术投入。只讲一些,比如我们在做电视的硬件的小的科技投入。比如我们自主研发了超薄的背光模组,做到9.9毫米厚。这个模组做出来以后,因为是我们自主研发的,所以有效的控制了它的成本,所以能够把这种超薄的全金属的电视卖到2990,48寸的电视。传统厂家当时只能做到最低7000,我们做到2990。我们研发了以后,我们供应链不用讲,索尼也买了我们的电视做拆解,三星也买了我们的电视做拆解。三星拆解了我们小米的每一款电视,他们目前在全球只拆解三个厂家的电视,就是索尼、LG和小米。他们今年2016年的产品线有30%的产品线是根据我们的产品做的重新的设计。我们为什么能做出这样的背光模组?是因为我们的背光模组的设计师,设计过原来索尼、夏普的背光模组,他来之前设计了苹果的五款的iPad的模组。所以他领导重新开发了这个全新的背光模组,做得非常的薄,而且精度非常高。不光是薄,它的效果非常好,画面效果非常好。上次美国的第一品牌,(VIZO)的CEO来我们公司参观,看了这个电视以后,跟我们讲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做到小米的这个水平。他们也觉得很绝望。

同时我们也投入了很大的资金做高标准的声学实验室。为什么做声学实验室?因为我当时去挖一个声学的大师,他是飞利浦音响全球设计的负责人。我跟他谈了一年半的时间,谈了很多次,始终说不服他来。到最后他才跟我讲为什么不来,他说他看了所有的电视机,觉得电视机的音响,按他的话说只够听新闻联播的。他说你们做电视是不可能认认真真的把音响做好的。所以我来了也发挥不了我的能力。所以他说你要做电视我就不来了,如果你要做专业音响我就来。后来我说,你放心,我们请你来就是要巨大的投入把音响做好。所以他来以后我们就配了这种高标准的声学实验室。他说在飞利浦也没有这样的实验条件,他来了之后才认真相信我们是想把音响做好。而且他在飞利浦一年要设计一百多款音响。我说你来,咱们一年就做一款,但是能不能每一款都是你的代表作?所以在他的努力下,我们到目前为止已经发布了两代音响,这两代音响包括这是我们完全自主研发的,从喇叭开始研发,声腔是我们研发,电路是我们研发,所有的算法是我们研发的。我们推出以后得到了用户很大的肯定。我们做了一些盲测,和BOSE去对比,如果盖上音响,不看品牌,用户盲测,基本上十个人里面有九个人认为小米的音响好,一个人认为BOSE的音响好,如果跟BOSE的顶级的36800的音响比,一半的人认为小米印象好,一半的人认为BOSE的音响好。所以要把产品做好,要在科技上做很大的投入。

设计上我们下很大的功夫,主要是创业的时候雷总说我们要做一家有设计的公司。所以我们当时的公司有三分之一的人是设计师,包括我们的联合创始人,八个联合创始人也差不多有三个是设计师。所以像小米盒子、小米电视得了很多世界级的奖,包括德国的红点奖,日本的设计奖项,小米基本上把全球所有的工业设计奖都得完了,所有国家的顶级的工业设计奖都得完了。所以小米是一家非常重视设计的公司,我们产品的设计感还是很强。

我觉得品质,刚才听闫总讲京东今年专注品牌,我觉得有很大的共鸣。因为五年前我们当时也是提出同样的要求,就是我们要专注品质。在互联网上信息的传播是非常快的,你的好和不好都会很快速的被传播,很快速的被放大。所以我觉得这个品质是一个公司的命脉。所以小米在品质上实际上是非常在意的。所以怎么去做好品质?第一我觉得小米不像在座的这些大佬们,大家对制造有丰富的经验,我们对制造的经验不多。所以我们在想,到底怎么样把品质真正控制好?第一个方法是找全球最好的代工厂。

到现在为止,小米用的都是全球前几大的代工厂,目前用的全是外资的代工厂,没有用过内资的。主要是外资和内资有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内资跟他们打交道,他们擅长的是控制成本,但是外资的工厂成本控制不好,但是非常注重质量。他们之前只是生产苹果、索尼、三星、LG这样的厂家的电视或者产品,这些厂家对质量要求比较高,对他们的要求也比较高,所以他们习惯了在产品的品质控制上特别的在意,而且也有经验。所以我觉得我们直接跟这些厂家合作会比较好的控制品质。

另外一个是采购原则,我们的供应商说我们采购原则是只买最贵不买最对。我们跟他们讲主要是我们的经验不丰富,不知道什么是对。第一如果这个产品这个元器件价格特别高,还能卖到最大的量,我觉得一定有它的道理,所以我们就直接用这个,放心。这个产品是不是索尼用的?是不是三星用的?是不是苹果用的?如果是他们用的我们就用,如果不是他们用的我们基本上就不用。所以基本上我们的采购,通过采购和供应链的控制,来保证我们产品的产品品质。

另外一个,小米的核心的一个原则是厚道。厚道是什么意思?就是不黑,就是给用户一个,我们在把产品真正做好,把品质真正控制好以后,咱不赚高毛利,把这些毛利反馈给消费者。所以我们小米进入的一些市场,还是有效的把市场的整个虚高的价格给拉下来了。比如说我们做电视,这张ppt是我们在第一款电视,47寸电视的发布会上用的ppt,当时我们了解了,47寸的负HD的电视价格分布大概是这样,跟我们配置相仿的大概在7000块左右。我们去年发布的小米电视2S,同样48寸,超薄,全金属,而且不是负HD,是4K的电视,价格是2999。所以还是有效的把这些价格给拉下来了。

我们做的小米电视,去年的3代的小米电视,配了专业的音响,分体电视,60寸,首次做到了5000块钱以下。这是当时市面上最便宜的。我们去年年底推出了70寸的分体电视,我们做到了一万元以内。这样消费者真正的能买到非常高品质而且是实惠的产品。

基本上腰斩了行业均价,我们发布的时候把整个行业均价拉下来了,腰斩了行业均价。大家可能会觉得很奇怪,第一我们应用了最贵的代工厂最贵的元器件,我们是怎么做到还能在价格上很厚道?给大家看一下,低成本的核心,就是厚道的基础是低成本,低成本的核心是消除所有浪费。大概举个例子,传统一台6000块钱的电视,出厂价是一半,定价按照出厂价乘2的方式定价。这些,比如说卖场有一部分,分销渠道有一部分,厂家自己的利润有一部分,大概是这样一个情况。而小米不走这种线下的卖场,也没有进入分销渠道,同时我们自己在硬件上不追求高利润,所以就把这一部分给省下来了。我们也不做任何的管道,把这些费用省下来之后回馈给消费者,真正做到实惠。所以基于极致和厚道,就是我们认为的新国货。

那么如果我们自己不挣毛利,我们到底怎么去盈利?雷总刚刚也公布了,其实我们去年的互联网收入已经超过了35个亿,今年我们有望做到超过80个亿的互联网收入,就是除硬件以外的收入。因为我们是互联网厂家,我们的商业模式主要是互联网的商业模式。所以我们从前年开始做互联网收入,去年已经开始成型,已经开始有了一些成绩,大概有了这样一个成绩,所以能够维持我们这样一个新国货。

我们自己负责业务,像小米电视和小米盒子,目前已经超过了一千万的可运营的终端。这些终端会产生大量的大数据,这使我们也成为电视行业的一个领先的大数据公司。小米在大数据方面,我们有巨大的投入,我们大概投入了几十亿美金在大数据上。包括手机包括电视,都产生比较大的数据。今天要跟大家分享一些小的成果,这是我们根据大数据的分析得到的一些小的有意思的东西。

我们通过一千万个终端采样,可以实时得到很多有意思的大数据。比如说去年可以看到,在小米电视上播放量最高的明星是胡歌、霍建华,这些都是新一代的,老一代的明星其实在我们电视上的播放率可以看到,下降得很快。但是新一代的明星开始成长起来了。同时有些电视剧在日均观看集数最多,也是很有意思的,还有重复观看的电影,《捉妖记》是去年的票房冠军,像《捉妖记》、《煎饼侠》都是在我们电视上播放率很高的。另外贵州的用户有最多的时间看电视,上海、北京这些大城市,用户比较忙,可能忙于工作,他们看电视的时间比较少。所以我们实时的会产生很多有意思的大数据,跟京东一样,有一些大数据我们也开始用这些大数据反过来服务用户,给他们提供他们真正想要的内容和服务。

同时我们去年也成立了小米影业,我们大规模投资内容。包括我们的小米互娱,我们也投了很多游戏的厂家。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些?因为我们觉得未来的智能电视是跨界的电视,如果只是做硬件,我觉得是无法做一个真正的未来合格的智能电视。智能电视必须是跨界的,因为它是集合了硬件、软件、互联网服务和海量的优质内容,才能真正给用户带来一个完整的智能电视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