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装配饰 潮流设计 家居风水 行业资讯 智慧生活 五金行业 陶瓷卫浴 装修攻略 产品导购

第三届新亚洲“生活方式”论坛话“设计促进定制”

刘阳 刘阳(好居网用户) 1061天前 / 阅读 :

3月23日下午,以“生活方式”和“设计促进定制”为主题的第三届新亚洲生活方式论坛在上海虹桥会展中心3号馆会议区拉开帷幕。作为2016中国建博会(上海)的亮点活动,众多设计行业大咖、协会领导、主办方领导齐聚一堂,以设计为核心导向,展开一场设计界的精彩对话。好居网作为2016中国建博会(上海)的战略合作媒体,全程报道本次活动。

【好居网】3月23日下午,以“生活方式”和“设计促进定制”为主题的第三届新亚洲生活方式论坛在上海虹桥会展中心3号馆会议区拉开帷幕。作为2016中国建博会(上海)的亮点活动,众多设计行业大咖、协会领导、主办方领导齐聚一堂,以设计为核心导向,展开一场设计界的精彩对话。好居网作为2016中国建博会(上海)的战略合作媒体,全程报道本次活动。

下午两点,第三届新亚洲生活方式论坛正式开始,中国建博会副总经理华谦生、北京国际设计周组委会办公室副主任曾辉、全国工商联家具装饰业商会执行秘书长张仁江、世界名师会总会长、中华设计委执行主任、浙江希尔登楼梯有限公司董事长潘观复、江苏华通木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彩荣、全国工商联家具装饰业商会副秘书长王延平、中华设计委秘书长施冬平、中央美院CAFA外籍硕士生导师兼品牌顾问穆拉德博士、上海黑泡泡建筑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总设计师孙天文、TEDECOR国际软装创始人Ted Su等多位嘉宾共同出席。会议分为嘉宾演讲与论坛交流两个部分,多位领导上台发言致辞。

中国建博会副总经理华谦生作为本次活动的首位发言嘉宾,他说:“很高兴出席今天这个会议,去年6月份我也出席了这个新亚洲生活方式论坛,当时出席这个论坛的时候感触良多。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建筑企业把中国建博会当做自己的首秀平台,所以现在在中国的这个建筑装饰行业提起中国建博会都把它称为是中国建筑装饰行业的冠军企业首秀平台。中国建博会这个冠军企业的首秀平台,这个行业给我们的称呼称号,我们觉得我们还在继续的打造。但是在我们打造的这个过程中也发现,尽管很多企业把他们的新产品、新设计拿到我们这个平台上来打造、来发布,其中也有一些问题。比如说雷同的现象、设计风格的问题很多都相似或者是相近,有的干脆都是差不多的。这里就直接反映了一个问题,就是怎么样把我们,尤其是中国传统的、优秀的文化、优秀的设计、优秀的传统跟我们现在这个全球一体化的方式之下,标准化的工业生产的现代文明结合起来。怎么样在这两个之间找到一个平衡,怎么样将这两个融合到我的这一个建筑装饰设计领域里面来打造一个新的领域,产生一个新的产品、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这种形态之下,我们说在我们这样一个全亚洲最大的展会上体现出来的这样一些矛盾、这样的一些问题,我觉得我们今天这个论坛讨论的问题跟我们这个非常的接近,这个也是引领行业的一个话题。所以我觉得今天的这一个论坛举办的特别有意义,而且从去年的这一届我参加之后回去跟企业聊这个事情的时候,都觉得特别有启发和收获。今天我能出席今天这个论坛我感觉非常的高兴,也感谢世界名师会在我们中国建博会这个平台上主办这样一个论坛,非常感谢大家,预祝这次论坛取得圆满成功。”

北京歌华创意设计中心主任曾辉先生说:“我们现在的生活问题需要很多我们产业来共同解决,不仅仅是靠设计的力量。我认为产业的力量实际上是推动我们生活方式转型的一个最基础的力量。现在的问题是需要如何让我们的设计和产业真正的深度的融合,在这里我们就曾经明确的提出来如何建立起新亚洲生活方式,这个我们不仅是把传统文化的这种价值直接移植到当代,这是不可能的,我们不可能回归到明清、宋朝那样一个优雅的生活方式。我们的生活方式已经远远改变了原来的生产模式,但是我们经济的快速增长、我们物质的极大提高,并不能够让我们获得这种生活美学的态度。我们有责任、我们有使命,我们围绕着这样一种价值观,围绕着这样一种生活方式我们来建立起我们中国在家居装饰相关领域的一种新的文化价值观、文化导向,能够让文化来改变我们的生活、改变我们的方式。”

世界名师总会会长、中华设计委执行主任、浙江希尔登楼梯有限公司董事长潘观复说:“我觉得以前产业跟设计是分离的,往往设计是一个圈子,产业又是一个圈子,我作为一个制造业,一个创业做了18年的制造业的希尔登楼梯的创始人,我很想把我们制造业跟我们设计的力量融合,借助建博会的这个平把我们生活方式的产品服务做的更好。我认为设计的重要使命是为人的生活服务的,设计与生活有着密切的联系。但是设计受到社会条件的制约和价值规定的引导,家居设计引导人们走向更加时尚和高品质的生活,而想要设计出好的作品,必须在生活中发现灵感,让设计推动着生活方式的发展。”

中央美院的穆拉德博士现场分享他作为一个有生活方式设计师的生活感想,他说:“我来自于东方的一个古老的国家叫孟加拉国,孟加拉国很自然、很生态,所以我也很生态,想法比较单纯。我个人来说,作为一个设计师的话,四个要素大家要熟悉一下。第一就是消费者的需求和要求我们要满足,第二是创造价值,第三是带来方便,第四是跟社会良好的沟通,反馈社会的信息。所以这四个要点如果做到了的话,我认为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成为好的设计师,设计师不是说画草图才是设计师。”

欧洲设计联盟、中国区设计导师名师会副会长任强中说道:“今天的主题是生活方式,我要讲生活。生活我们靠什么来引领它的高度?靠两个字,文化。文化还要落地,通过实施怎么办?就是现在常说的定制。还有就是作为一个设计师如何完成这六个字?态度。”。

嘉宾演讲完,活动进入论坛环节,孙天文老师、张成喆老师、王斌老师、王伟老师、邢敏老师、穆拉德老师共同出席本次论坛。各位大咖们就新亚洲生活方式的独特性,各自发表对这方面的看法见解。

孙天文:东西方有很多不同的东西,比如说西方要学油画的话必须要有这个结构,但是东方不需要的,所以东方有很多古典绘画比例都不够,东方追求的是这个之外的东西,这个东西给我们带来一种诗意和意境,我们要把握那些更精髓的东西。我觉得如果东方和西方最大的一个差距就是在这些方面,精神层面的差距是完全不同的。

王斌:我谈谈自己的一些看法,我觉得就是说新亚洲生活方式在我们这个行业来说应该先从工作方式来切入,就是说我们设计师的工作方式应该是生态的,应该是平衡的,应该是简约的。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面,以前我们的设计师都是为了赚钱,现在我们整个行业这个经济结构形势下来了,大家在抱团,进化成了现在一种新的工作方式。我希望设计师能够有这样一种简约、平衡、和谐的生活态度、方式,包括工作的方式去影响身边的人。

王伟:作为我个人来讲的话,我个人理解的新亚洲的文化,其实只要是属于地球上的都是。当然我认为新亚洲的特点就是传承,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一些特色在,东南亚的地区那边比方说地域文化是比较浓烈的。我个人理解的新中式是什么呢?就是把曾经已有的文化的一些东西用你们的手法表现出来,抛掉一些烦琐的东西,就像刚才任强老师说的自然。出去说我选择项目来讲,除抛开过生活以外我更愿意做自己想做的作品,就是说设计可以做自己可选而不为的一些东西,这是我对现在新亚洲的一些理解。

邢敏:在座的很多都是我非常仰慕的大师,我是80后,今天很多的前辈。我想从一个年轻人的视角来看今天的话题和问题。今天我们这个话题是新亚洲生活方式,我觉得有点故步自封,给自己画地成牢。既然西方在拥抱西方,西方在拥抱西方,它已然融入,我们又何必把它重新拉回去。我自己有幸跟一位老师研究共生哲学,共生不仅是你我的问题,而是你我他的问题。我认为这叫设计边界的问题,这是公权和私权的问题,我非常认可任强老师的话。

张成喆:我来看我们的设计的话,第一个它是国际化的,它不能是一个把自己确定在一个小圈子里头的。第二个我觉得是品位,品位很重要。设计师有一天你的专业技能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这个是什么?是品位,所谓的审美还是太大了,小一点就是品位。 第三个我觉得是品质,就是我们的制造业,包括设计师我们所有的人做东西的品质你能做到什么程度。所以这三个可能对我来说是我做设计的三个关键词。

穆拉德:设计属于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所以有人问我什么叫好设计,曾经我把它理解为什么好预算就是好设计,这是一种土的想法。就是你黄金、钻石什么都贴上去,什么材料都堆上去就是好设计,这实际上是错的。好设计是通过设计师的手段解决掉问题就是好设计,所以设计师一定要具备一个好的能力,就是会说服。

第二场论坛的主题是“设计促进定制”。前面是设计端,现在就到了实业端。王彩荣先生、廖志刚先生、芮乙轩先生、康柒先生、Ted Su先生、任强老师、潘观复老师等众多优秀实业家共同探讨性质行业的发展。

任强:我原来是做木质产成品国家标准,国家标准是我们参与编制的。最早的工厂化装修,还是木质为主,基本上还是手工,就是以工厂化的形式,基本还是手工。现在为什么后来改成叫工业化?工业化有三大标准,第一个叫非标产品的标准化,我就一件产品还在工厂的机器上标准化生产出来。第二个叫二次设计,如何把我们的原创设计能变成机器、设备能看懂的原因,叫生产图纸如何转化,就是把原创设计的作品转化成我们工厂生产的生产图纸,这是二次设计。还有一个是安装形式或者结构形式的创新,比如说楼梯,有钢结构楼梯、木质楼梯这些怎么连接,还有墙板的这些安装形式。比如说一个墙板,这个墙板的挂法有5种,有3个节点形式。从这种最初级的,作为一个木质产成品的结构形式到现在真正的实现工业化、人性化生产,包括整个烤漆还有流水线的作业我觉得是非常大的一个提升。当然这个定制行业,我们在座的可能都是以楼梯为主的专家,为什么我对木质非常偏爱呢?因为我这个公司名就叫尚林,是两个木,是我对自然的敬畏之心,包括安装设计的结构形式还有楼梯的结构形式,我只是从设计师把设计转化和落地的过程做一个充分的了解。只有熟悉了工艺、熟悉了流程,特别是现在的个性化定制和柔性化生产,这个流程熟悉了,我们这边设计师才能做好设计,才能引领这个设计。刚才我们几位嘉宾也分享了,我们设计师是叫引领大家的审美,然后培养大家的认知。你如果对这个行业不清楚,对它的工艺不了解,你就谈不上认知,更谈不上引领。

王彩荣:首先很荣幸受邀参加我们新亚洲生活方式论坛,同时也感谢我们潘观复潘总精心的设计,今天也学了很多。我是来自江苏华通木业的王彩荣,关于设计如何促进定制的问题,我个人有一个简单的看法。其实设计对于定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设计是定制产品的生命力所在,这也是由于定制产品的一个特点和个性化。与成品的家具不同,定制产品由于对室内的设计空间可以随意的一个调和和优化,而这也是设计师与我们客户和我们厂家不能分开的一个地方。设计也是我们定制的一个灵魂,无论它在功能上和外观上,客户有多需求我们的设计师给他的作品设计好,包括我们的楼梯、定制家具等等,都需要我们这些设计师用一种新的方法方式来把产品设计好融入到我们每一个家庭里面去。未来我认为是这样的,定制产品应该适合我们目前这个新亚洲生活方式,顺应一个潮流,更具有个性化、智能化和网络化的发展。

廖志刚:我认为设计既然是为人民服务的,我们每个消费者,我们每个设计师都为我们每个消费者的生活方式的一个解决的方案。定制,就是说我们是为了这个设计师服务的,实现他设计的一个想法和消费者生活功能。因为我们每个客户的身高、生活习惯都不同,在空间方面设计师需要根据某一个客户的生活需求,比如说楼梯的高度,根据他家庭的年龄组成来考虑,高一点或者低一点,或者窄一点宽一点。比方说厨房,厨房是谁用的,跟他的身高也有关系。比如说这个台面高了可能会不舒服,我认为设计师是解决根据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和他的习惯来为客户来定制。然后再由我们这些生产型的定制工厂为他去实现,比如说用木质的,我们在确保产品品质、稳定和美观的基础上面我们为我们的设计师去服务,为客户去服务。

廖志刚:我原来也是搞建筑出身的,后来又搞建筑设计,又改行做规划工作,包括房地产。跟楼梯这件事情是怎么有缘呢?应该是1998年的时候我在搞家庭设计的时候有一个客户说要有个性的玻璃楼梯在家里展示出来,他在日本看到有这种楼梯非常靓丽。他当时出了这个课题给我,就是想让我帮他设计这个楼梯的作品。我一直比较喜欢挑战这种新的项目,我就找了很多的资料去寻找楼梯设计相关的资料,找了很多也没有找到。从此以后我就发现楼梯在我们建筑业里面,像这一类的研究和设计的作品实在太少了。任老师大概有可能知道,我们过去的楼梯大部分都是水泥楼梯,后来上海有了买6楼送阁楼,突然之间这个楼梯需求加大了,楼梯形成了一个新的产业,需求量很大。后来这个玻璃楼梯设计出来了,电视台一报之后,一宣传,报纸上一登说楼梯能这样做,突然之间把我推到做楼梯的风口浪尖上去了,很多人找我来做楼梯。这样一来我们这些制造楼梯的,到现在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下来,从此以后我就进入了这个行业,我放弃了我自己原来搞建筑装璜设计、搞建筑设计的职业,专门研究楼梯设计。我换了一个立场,在这个时候我注重的是楼梯设计,很多的工装楼梯,很多大型的酒店楼梯和商场的大楼梯玻璃楼梯的雏形基本上都是从我当时设计出来的基础上做出来的。我就感觉到楼梯的文化这个层面没有办法挖掘出来,没有很多人去研究它,也在国内找不到这些数据。然后我就更进一步的去做这些事情,后来我也越来越感觉到这个楼梯虽然是小东西,但是跟我们人类的发展历史是同步的。假如说人们没有楼梯的创作,现在我们所住的房子就没有楼房了。我们是这个文化的一个传承人,所以我感觉楼梯人是一种光荣。刚才任老师也讲了,我们现在楼梯往往是非标的多,最近这几年我在帮住建部标准设计院里面做楼梯标准途径,这样可以推动我们的标准化的生产和我们楼梯的生产能够发展的更好。

刚才任总说设计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创作设计一个是生产设计。我在前年在上海的一套别墅里面做了一套玉制的楼梯,450万,是用玉做的。这是典型的巴洛特风格,要求也非常的苛刻。设计出来之后没有办法制作,特别是那个梁和曲线,后来我用大理石雕刻机一次成型做出来。我们不光是设计楼梯很重要,我们生产楼梯也很重要,没有手段的话是做不出好的作品的。我们今年已经74岁了,我还是很喜欢玩这个事情,希望跟年轻人在一起继续创造我们楼梯人的奇迹。

康柒:我是搞结构设计的,我出的书也是家具方面的,现在给几家公司在做顾问,也是做技术这块。我们现在很多说家装工厂化,我在很多地方主张三句话,就是我们装修用工业化的手段来设计,产品由工厂标准化生产,现场结构化装配。家装不是完全的定制,好比肯德基,你就在这些款式里面挑选。比菜单式更复杂一些,现在我们很多装修公司的菜单是定死的。你工业化设计做好以后工厂才能做到生产标准化,然后现场结构化装配。现在我们还是需要很多平台资本,下个月阿里巴巴也要和我们接洽了。我是一直想把我们现场施工这块一定要走向工业化,不要靠手艺人来弄,因为手艺将来没人学。我创造了一个东西,因为过去我们去量别墅要量很长时间,我们就想怎么不用去量,就是远程控制,傻瓜版的。后来我们都是远程控制,人也不用去一样可以把结构搭起来。我现在所从事的就是结构这方面的工作,我做事情都是任何事情自己做自己的。

Ted Su:大家好,非常荣幸受到邀请来参与这个论坛。坐在这边其实我有一点紧张,因为从任老师开始大家都是做楼梯的,就我一个不是做楼梯的。设计是促进定制,但是反过来定制也会促进设计更加精确更加美好。一个设计一个定制来说,我也是设计师出身,我现在教课比较多,我教的是整体软装的课程。在我们这个室内空间里面我们要求怎么搭,刚才任强老师讲过这个楼梯在一个空间里面所占的这个面积、体积甚至它的视觉的焦点在这一个空间里面是很大的份量,既然这么大的一个份量在这个空间里面,整体的设计感跟你施工工艺的制造的水平怎么结合,这个楼梯在这个空间里面到底是怎么来搭,怎么搭才好看,不管是风格、色彩还是跟其他各个软装的单项产品,在这个里面你怎么去搭。我不是做楼梯的,我也不是设计楼梯的,但是只要你是有楼层的都跟楼梯发生了密切的关系。其实这个设计就跟客户的需求有关系,我在上课的时候常常讲一句话,客户的需求我们的专业。我们这些做楼梯的专业可能不是做设计,他的专业是做制造,谁做设计?这个设计做不好不好有很大的关系。设计虽然促进定制,反过来定制也是促进设计更加精确的发展。我们看到国外有很多图片里面有非常多漂亮的楼梯,请问这些楼梯有几个是我们中国人设计的?几乎没有,我们这边做的楼梯的制造去配合我们的一些设计师,或者是一些空间去做,老实讲的话这方面是我们惭愧的地方,所以我们要奋起直追。不光是定制,这个设计如何提高我觉得反而比较重要。

潘观复:首先我要对坚持坐在这里的嘉宾表示感谢,你们在座的都很了不起。我们在座的各位你们看看,在这里我大概最小,我最小我都干了18年,我23岁创业一路走过来。我技术就不谈了,我谈的是一种精神。今天虽然人都走了我们还是热情慢慢的,我们还在自娱自乐的。今天还是很热闹的,很多人还都坐在那里。刚才Su老师讲的我非常认同,就是设计和定制这两个也是互相促进的,也有竞争关系的。现在当设计技术的发展,80%的设计师是要失业的,因为他们没有价值了。现在很多设计师干的是什么?就是抄袭,而且还抄不好,你打的还是信息差。但是我告诉你们,要不了多久就都明白了。而我们的设计师很多的时候做了产品推销员的产品,但是我认为定制行业的人其实很执着,不管你高大上的还是很卑微的事情,他们都是一砖一瓦来不得半点虚假,就是态度。制造业不能没有态度,没有态度就要倒闭,想要不倒闭的话就要有态度。今天这个论坛我也非常开心,我们既有刚开始的热闹,也有现在的坚守。在座的也不是光做楼梯,以楼梯为主,这是亲友团,我是做楼梯的,就把这几位都请过来了。在今天快结尾的这段时间,还有我们在座的各位跟我们坚守,我希望我们坚持一种精神,因为我觉得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发达,我们现在的要求就像我今天下午讲的从定制产品到定制服务到定制生活,我是制造业出身的,像穆拉德博士这种在孟加拉国成长,在北京留学,在美国跟五六个总统服务过。你看我一个18年的屌丝创业的,跟这么一个高大上的国际导师为什么有共同语言?我觉得就是态度和追求,我们是为我们的国家、为我们的老百姓解决他们一种产品的定制、服务的定制、生活的定制,让每一个人都活的有尊严。